案例集

《调息凝神通督脉》107期第五天

这期的女学员较多,而灿烂的笑容给我们留下了最深最真的印象。

今天我们分享两位学员的日记,红色为老师批注的部分

今天杨老师讲了两节十分重要的课,就是“元神”,解决了我多年来的很多疑虑和不解,也明确了一些主要的事情,感到此行的真实感觉似乎就是为了听这一节课。

从第三天静坐时,心里便时不时会蹦出“致虚极,守静笃”这句话,今天一听课便明确了,这是元神显露的前提条件和状态。而元神似乎已经在解答我多年来积存的一些问题了,而且将继续调校我的罪恶观,引领人生观、世界观走向宇宙观。

而如何练养“元神”也变得十分清晰和简单,即“致虚极,守静笃,澄之又澄”这几个字,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

今天静功只坐了上午和下午练功,状态很单纯:空与困。一入静便逐渐虚空,但与前两天的云雾似的虚空不同的是今天的空很清明,可是接下来就开始犯困,今天是第一次犯困,而且困的很厉害,没有杂念,只有清明的空和昏沉的困交替出现。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屁股、腰背也不酸不疼额,摇摇晃晃中很快就收功了。收功后更困,不停的打哈欠流眼泪。下午收功后直接就先回屋睡了一觉,也不管睡功不睡功,往床上一摊,呼呼大睡。行功时醒来觉得好精神啊!心想还是好好睡觉补气直接啊,元神需要我去睡。

对了,想起来昨天夜里睡觉翻身时直接掉地上了,把丽娟都吓醒了,想想距上次从床上掉下来时隔二十多年,但是爬上床立马又睡着了。另外这两天居然又开始便秘,距上次便秘也很久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肠子该多毒啊!于是床上坐起来打打坐,半小时后奔厕所一分钟就解决掉了,心里那个舒爽啊!只是纳闷白天静坐那么长时间状态也不差,怎么都没反应。


观看了《了凡四训》,初步认识了行善、善与恶的界定。阴德阳德固然是我们追求的,但修炼自己,无为而为才是终极目标吧。现代人,我也如此,大多是为了行善积德而做善事,做事前犹豫、纠结,很容易被“恶念”乘虚而入。我追求自热的做正确的事。如果小孩子从小就被大人告诫“小心报应”,而不去明白善恶因果,带着恐惧成长也是很可怕的(我的印象里就有人告诫过我)。

元神相关的一切在杨老师的解读下我都听明白了,但我还不能消化成自己的东西,感觉要学的东西很多。从坚持修炼开始吧,一点一点成长。

上午静坐身体里出现云状、絮状流动的银白色能量团,时强时弱,用劲地冲向身体各个部位,颈部、腰部略差(做完功后确实还是凉的),冲的劲儿很大时,头嗡嗡的,像被吹起来的气球。有一幕我还真是个银白色的人形气球基本在地上,慢慢充气膨胀。总之冲的劲儿时而很大,嘴部也有感觉,嘴津液还流出一次。

下午静坐身体反应极小,光感不强,倒是苍蝇围着我,我因为轰苍蝇反应在凝神。

不知道是不是内心刻意所为,老师讲什么,我身体里恰出什么反应。晚上在院里静坐,头脑里感觉还是有些沉,耳朵里有东西堵塞。丹田部位出现画面:一个与地面齐平的地方上放着一根钓鱼竿,我知道那是一个坑,随后一个小孩从坑里出来,有个大小人状扶起她帮她拂去灰尘。小女孩此时拿起风筝在院子里跑着放下它,爸爸在一旁看。定眼一看,那个小女孩好像是我,爸爸就是年轻时的爸爸。他抱起小女孩,高兴地笑着,妈妈从外面回来了,女孩扑过去,妈妈抱起了她,一家人很温暖(现实生活我没有过这样的记忆,所以我哭了,眼泪流了出来)。看着这一家人消失在画面中后,开始由右至左呈现一幅幅画,好多古代的东西,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只有后面几幅有人物——我。一幅是孩提的我臭美梳小辫;一幅是12岁左右要去上学;一幅是20多岁和男友;一幅是结婚。这几幅有我的画面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老师提到“人生过电影”我这个也是吗?是不是心里想出来的画面,并非元神所至呢?我厌恶是不是自己为了讨老师欢心才有如此反应?


疑问:近一年多,我接触心理学一些学习了解,在小组成长中自从知道自己习惯“讨好”而表达不了自己真实的想法,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我在生活中也确实发现如此。比如一次考试中,我所任班级学生有一道题失分率很高,虽然该题是个难点,教学中忽视的。而领导兼职的那个班里孩子几乎没有问题,后来教研组长调查了解到监考时出了问题,那个领导气势显然弱了,承认问题。而组长问我“每次这样你都没有反应吗?”我失声痛哭,我真的不太清楚自己内心怎么想的,我是真是假,追求真还是追求假?我认为自己工作生活中常有自己不同于他人的想法,但很容易放弃,去随波逐流,这就是因为害怕权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