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方法

第七章 性命双修 1、静坐与修心

第七章   性命双修

1、静坐与修心

    人有各种各样的个性,有人急躁,有人平和;有人外向,有人内向;有人好静,有人喜动??俗话说,江山易改,禀性难易,从这个角度说,人的个性是很难改变的。然而,静坐却能改变人的个性,当然,这种改变,不是变坏了,而是变好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静坐要获得好的效果,必须立身端正,心理健全,与人为善,内心平和。静坐者在静坐前时时这样要求自己,在静坐时不断地用这些观念暗示自己,这样,长此以往,急躁者会变得平和,性情乖僻者会变得正常,自私者会变得大方。尤其当你静坐进入一种高级境界后,更是会使你的个性和气质发生很大的变化。
    修心也叫养心,是一种让心灵进入无思无虑、一尘不染境界的方法,在静坐修炼中有极重要的地位,因为从根本上说,静坐的目的就是养心。关于养心,施肩吾在《西山群仙会真记?养心》中有较系统的论述:“古今达士,养以寡欲,务以至诚,真源湛然,灵光自莹于丹台也。不为事惑物役,可以超凡入圣。”“教人修心即修道也。道不可见,因心以明之。心不可常,用道以守之。故虚心遣其实,无心除其有也。定心令不动也,安心令不危也。静心令不乱,正心令不邪,清心令不浊,净心令不秽,此皆已有,令以除之。心直不返复也,心平无高下也,心明不暗昧也,心通无窒也,此皆固有,因以然之。
   又在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故得灵光不乱,神灵不狂,方可奉道保生。
    简事指断简事物,应物而不累于物。静坐修炼需获得成效,必须专心一意,摒弃外务,若成天忙着处理各种杂事,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唐代道士司马承祯认为,大千世界的财物不可穷竭,但修道者除了资生之外,不应有别的贪求。酒肉、罗绮、名位、财产等皆为“情欲之余好,非益生之良药”,故应舍弃之。
    断缘指斩断尘缘,不为俗累。这是对追求静坐修炼的高级境界者而言的。对此,唐代道士司马承祯认为,世俗生活与静坐修道是截然对立的,世俗生活会使人迷失真性,形劳神伤,所以修道者必须切断与世俗生活的联系,弃事无为。但俗缘无法一下子断绝,而只能渐断,以应物无心为手段,使内心或真性从俗境中逐步独立出来。
   止念指锁住心猿意马,排除一切念头。不光是排除了各种杂念,连排除杂念的念头也不复存在,方是真正的止念。因此,止念既是一种方法,也是一种境界。静坐者经长期静坐,功夫日深,便会达到止念的境界。到了止念的境界后,便会无中生有,出现种种神奇的体验。
    妄心也叫“人心”、“尘心”,指变动不居、起灭无常的念头。
  妄心又名“喜怒哀乐之心”、“贪恋爱欲之心”、“利名情妄之心”、“才能好胜之心”、“聪明见解之心”等。所谓静坐修炼,事实上就是驱除妄心的过程。因为只有驱除妄心,才能进入心无挂碍的境界,静坐才有真正的效果。
   降心指降伏妄心。降伏妄心是一个有为的过程,数息法、一念代万念、止观法等等,都可以视作降心的办法。
 
  欲心指众生所具的希求、欲望之心。欲心对于静坐修炼来说,也是一大障碍。因此,习静坐者应执心入静,于“欲心未动安静之时”,“将欲执持令不散乱”。若欲心已起,则应通过观照的觉悟过程,息心于虚静无分别之域,以求契合真道。
  平常心指无牵无挂、不争不竞、不喜不怒、不执不持的心态。平常心对静坐修炼十分重要,静坐者能得平常心,便已达到了较高的境界;反之,真正有平常心的人,静坐时很快便会有效果。关于平常心,全真道士尹志平在其《北游录》中有这样的表述:“凡世之所爱,吾不为甚爱,世之所恶,吾不为甚恶。虽有喜怒哀乐之情,发而能中其节,而不伤吾中和之气,故心得平常,平常则了心矣。”“道本无为,惟其了心而已,治其心得至于平常,则其道自生。”
    照心是返身观照之心,与“妄心”相对。人在静坐时,首先要排除杂念,此排除杂念之心,即是照心。照心是静坐时的真正主宰,正是在照心不断排除妄心的过程中,静坐功夫得到了一步步提高。
    清虚心是人在静坐时,能做到内外俱寂,消除一切尘垢,便进入了清虚心的状态。清虚心又叫本心、真心,是静坐修炼达到的高级境界。
  无心指摒除一切杂念,使心灵进入一种无思无虑、一尘不染之境界。《老君内观经》说:“无心者,除其有也。”无心也不是说心灵一片死寂,形同木石,应该是灭除思虑之心,而照心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