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方法

2、谈通督的意义与性命双修 (文)水煎药老师

2、谈通督的意义与性命双修
(文)水煎药老师
(一)通督。我通过锻炼真气运行养生实践,深深认识到“通督”只是拿到了一把登堂入室的钥匙,找到了一架从地狱走向天堂的阶梯,而并不是已经登上了天堂。
督脉总督一身阳脉,任脉总任一身阴脉。阴阳失衡,就形成百病。任督在人出生后,本来是通畅的,只是由于后天影响而不通。通过修炼打通任督,只是人体初步能够调节阴阳,退掉一些任督上浅显的病。要真正获得健康,还需要不断的修炼。如不修炼,就会退功。如果能继续修炼,有病之人不断地积聚真气,反复地冲击病灶,打通人体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去病、退病,阴阳协调,才能健康。
因病修炼者,通督后功境会反复徘徊,这是我通督之后的切身体会。通督后我一直是在经历真气充足、然后冲病、疲劳得发困发虚,这样一个痛苦的过程。经历着气冲病灶时酸、麻、胀、热、凉、疼、光、便血等难忍也得忍的过程。不进则退,如果忍受不了痛苦,就只会前功尽弃;如果没有老师的及时指点迷津,自己的思考和体悟,坚持确实是很难说。因为我心里就有过:这功练着一开始还觉得有效果,怎么越练越累啊,脚软、发虚。光是肩膀沉重,练功冲病时酸痛难忍就有近一个月。后来我才明白,真气需要不断去攻冲病根,每冲一次病根会消耗许多真气。就象两军交战,真气、病气交兵后各有损伤,真气冲击病灶后需要把损失掉的兵将补回来,就需要重新养气、积气,为真气的运行,下一轮攻冲病根准备充足的“兵马粮草”。这种 静极生动,动极复静,养气——积气——气机发动冲击病灶的过程,正是真气遵循着它自身运行的规律。如果说,真气运行养生实践是一位高明的保健医生,那么,通过练功积聚起来冲击病灶的真气就是药品和医疗疾病的器械。而治重病,治多的病,就要经历较长的过程。
因此,每个因病练功的人如果抱着任督刚通,百病消的思想,就会使自己陷入困惑之中;就会对自己功中正常的冲病、退病心生急躁情绪;就会有拔苗助长而缺乏瓜熟蒂落的耐心。
(二)性命双修。性命双修是修炼中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性”就是性功,“命”就是命功。性是练性情,命是练功能。性功和命功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独立的。性功修好,就能虚静,功境就好。命功修好,真气充沛,就易进入虚静的功态。
性功的修炼,修的是人的心。命功易练,性功难修,就是因为人是有感情,有思想的高级动物,且受知识、家庭环境、历练、人生遭遇等情志的制约。因此,要练好性功,就要在修心、修性(个性等)上下功夫,甚至对自己作一番脱胎换骨。又正因为如此,性功的修炼就是一个渐变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子从0度到35度,就象冬夏之间有着春秋。对问题的认识,心性的提高,也必然经历一个认识再认识的螺旋式上升过程。
“静”,是性功修炼的重要内容。能静就能更好地聚气、运气。天性虚静的人就更能健康,因为正与道合。而不能静,容易感受生活的压力,精神容易受挫折,就容易生病。事实上,许多病都是心源性的,心病没有了,病就好了。如肠易激综合症,就是现代人感受了太多的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压力,而不能静心。有的人能做到“无故加之而不惊”,“每临大事有静气”,有的人则稍有挫折心就难静。现代人说的“情商”,也就是会虚静,会舍弃,不执着,做自己该做的事。这与佛、医、道、太极、内家等强调的静都是一回事。
命功就是身体的修炼,依靠的是时间和毅力,通过打通人体任督二脉,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才能获得去病和健康。
因此,性功和命功二者之间互为因果,不可分割。性功修好,功境就好,能虚静,气机就通畅,真气就充足,就能去病退病。只修命功,不重性功的修炼,就只是空折腾。同样,命功修的好时,真气充沛了,心中的杂念就少,往往练功中的虚静、入空就是练功较好的一种功态。
(三)与性命双修有关的一些思考。
1、对“恬憺虚无,真气从之”的体会。 练功时不执著于快快去病这种“着相”,心就比较虚静,真气就慢慢地充足,气机就微微的萌生,不有意去守“忘”、“空”,却也会忘、空。有时练着,心里就会出现我是谁啊,我在做什么啊?如有时练功时,觉得自己和几个人一起到了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心说:这是什么地方,赶快回去吧。然后又知 道,我不是在练功吗。体会到练功后能虚静、能入空,其实是一个自然的练功功态、是结果,不是想得就得,有时守空,却并不会空。这与通督时丹田气足后冲督,自发功时肚子里象装上一个发电机是一回事。而能进入比较好的功 境,就要心静,正是“恬憺虚无,真气从之”。
       性和命的修炼是互为依存、互为提高的,性功好,命功就好,性功不好,命功就不好。心性好了,人就会虚静,虚静了,真气就充足了,积聚的真气才能去病、退病,才能生出源源不断的真气、元气。如果执著了,就只是相反的结果。如练功开始见到紫光,一开始是惊奇,后来意识到这不是“紫气东来”的好东西,就讨厌和担心,越是这样就越多,有一次象是放上了烟花,红的、深紫的、黄的、淡紫的一直涌。后来练功虚静了,就很少再有了。
2、关于入静。静只是相对的无杂念,只有无梦状态的静才是绝对的入静。有的观点说,要一点念头都没有,练出的真气才是纯静的真气。但我现在还体会不到一点杂念都没有的感觉。也很想理解这一点杂念都没有要怎么练才能达到。“一念代万念”、“空”、“松”、“静”、“听息”、“念经文”,还是有念的,只是意识弱 了点,而不是无意识。自己有时在胎息状态时,以为呼吸没有了,但还是感觉着自己的练功。有时在练功中处于虚空状态,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干什么,意识回来后还是感觉到在呼吸。出现一些如梦如幻的感觉,我的理解是这些感觉其实就是微弱意识状态下的小杂念造成的人的错觉。
       3、关于练功的目的性和执着心。 每个人的练功都有目的,有的是为了去病健身;有的是爱好,是修心学道;有的是为了好奇...。常有人对练功的好奇心满足了,就半途而废,因为这种练功没有信念,本不会长久。练功为了去病健身,是较多功友的目的,我也是源于这一动力,把能利用的时间都用了来练功,心中有着一个信念,多多练,病就会快快好。但这 个信念应该把握一个度,这就是练功时的心性。一方面要掌握好练功的要求,认真按照真法和老师的指点来练功。真法是以有为法入门,然后达到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但不管哪一步都要排除杂念,心虚静,才能有好的功态。回顾自己在1-3步中常常是重重的呼,还曾想以意导气去病,被老师批评。4步时,呼气也较重,常常是口 干舌燥。5步后,则是去病的执著心太重了,而且有时着迷于一些功境。曾经在小西的帖上讨论光,被华侨老师“你们不要被五脏光象迷惑”点醒。翻看自己的日记,看着老师的一次次指点,根据自己现在的体悟是如此正确,而自己最多只照办70%,30%则是自己呼气重,意念重,休憩少,迷惑于功境,多多练,快快好 的执着心。另一方面要处理好练功与休息的关系,不能混淆成练功就是休憩,休憩就是练功。由于我执着于“多多练、快快好”这种心性,急于求成,使自己前个时期因冲病灶耗气、休憩少、心绪波动等原因,造成功中紫光频繁、头晕、恶心,平时脚软、气喘发虚等不良现象,错误地理解了“神足不思眠”(多练功 神就会足),造成了“思眠神不足”(结果与目的相反)的不良后果。因此,心中常常迷惑而把思想纠缠于是正常的气冲病灶,还是练功出了偏。因此,有明确的练功目的,而又不执着,不追求,处理好练功与休憩,修命与修心的关系是很重要的。